南都电源9345万交易离奇秒变4.28亿收益30亿激进收购两年亏损近半5

南都电源9345万交易离奇秒变4.28亿收益30亿激进收购两年亏损近半5

神奇操作让经营业绩数据亮了。

4月5日晚间,南都电源发布今年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4.80亿元至5.15亿元,同比劲增15倍-16倍。

当晚,南都电源还披露了2021年业绩快报,净利润为亏损11.75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318.15%。

原材料大幅涨价、成本传导不力、产能利用率不达预期等,诸多因素导致南都电源在2021年创下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年度亏损。

南都电源净利润为何在短短三个月内实现惊人大逆转?卖子!公司原本打算进一步收购控股子公司股权,计划失败后,转而出售子公司股权。

神奇之处就在这里,出售两家控股子公司部分股权,子公司出表,公司因此获得高达4.28亿元投资收益。而且,公司选择将这笔收益记入今年一季度的报表中。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南都电源的基本面仍未明显实质性改善,财务承压明显。截至2021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达59.66%,创上市以来新高。

一举三得的神奇交易

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不佳,资本运作显神奇。南都电源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

根据最新披露,今年前三个月,南都电源预计实现净利润4.80亿元至5.15亿元,上年同期为2973.80万元,同比增长幅度高达1514.10%-1631.79%。

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超过15倍,着实惊人。不过,这不是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反映。前三个月,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000 万元-1500 万元 ,相较上年同期的992.06万元增长0.80%-51.20%。即便是扣非净利润的上限,也仅有1500万元。

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的巨大悬殊,源于一笔离奇的资本运作。

2021年12月18日,南都电源发布公告称,拟将控股子公司界首市南都华宇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都华宇”)21%股权和浙江长兴南都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南都”)21%股权转让给雅迪集团,其中,南都华宇交易作价 9345 万元,长兴南都交易作价0万元,合计交易作价为9345万元。

一个多月前,也就是当年10月25日,南都电源曾公告称,拟合计作价1.80亿元收购南都华宇、长兴南都各49%股权,交易完成后,两标的公司将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4天后,公司宣告终止收购。

根据此前公告,收购南都华宇、长兴南都,南都电源原本是想进一步增强公司对控股子公司的管控力度,提高经营决策效率,推进公司轻型电动自行车电池业务整合,增强公司持续盈利能力。

收购不成,不到两个月,南都电源态度大变,改为出售两家子公司股权。

这次出售两家子公司股权,对南都电源而言,可谓是一举三得,堪称是一次神来之笔的资本运作。

两家标的公司净资产均为负数。截至2021年11月30日底,南都华宇、长兴南都的净资产分别为-0.36亿元、-7.36亿元,前11个月,净利润分别为-1.49亿元、-1.95亿元。此前的2020年,二者也均为亏损。

据此判断,两家子公司短期内扭亏并不现实。出售亏损资产,无疑是一次止损行为。

本次交易金额虽然只有9345万元,但带给南都电源的绝不仅仅是9345万元。截至2021年11月30日,两标的公司100%股权评估值合计为4.23亿元。

本次交易,除了南都电源向雅迪集团出售两标的公司各21%股权外,南都华宇和长兴南都的少数股东滨州博涵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将其持有的两标的公司各49%股权转让给雅迪集团,其中,南都华宇交易作价2.18亿元,长兴南都作价 0 万元,南都电源放弃优先购买权。

上述交易完成后,雅迪集团持有两标的公司各70%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南都电源的持股比降至30%,不再并表。

于是乎,控股变参股,剩余股权公允价值与按剩余股权持股比例计算应享有原有子公司自购买日开始持续计算的净资产的份额之间的差额,简而言之,就是调整会计核算方法,计入投资收益约为1.97亿元,加上上述交易处置价格与相应净资产的份额的差额部分确认投资收益2.31亿元,合计产生投资收益4.28亿元。

由于2021年巨额亏损,南都电源将这笔收益计入今年一季度报表,使得业绩数据十分好看。

第三方面的收获为,收回大笔资金。截至出售股权交易签署之日,南都电源向两标的公司提供经营性借款余额合计为8.77亿元。本次交易后,按照约定,公司可收回前期的财务资助5.89亿元,并形成对两标的公司的财务资助金额为2.88亿元。

并购之殇两年共亏14.56亿

南都电源祭出神来之笔,似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公司主营业务盈利确实糟糕。

2010年,南都电源登陆A股市场,随即借助投建并购,进行产业转型布局。

Wind数据显示,2015年6月,南都电源以3.16亿元现金收购了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铂科技)51%股权。2017年3月,南都电源将华铂科技剩余49%股权收入囊中,华铂科技成为其全资子公司,交易对价达19.6亿元。

奇怪的是,不到两年时间,华铂科技的估值从6.20亿元猛增至40亿元,激增5.45倍。当时设定的业绩承诺为,2017年至2019年,华铂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亿元、5.50亿元、7亿元。

2017年1月,南都电源以自有资金2.81亿元增资智行鸿远。当年2月,又出资888万元受让智行鸿远9%股权。增资及股权转让完成后,南都电源获得其35%股权。相关方承诺,2017年至2019年,智行鸿远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30亿元。

此外,南都电源还相继收购了长兴南都电源29%股权、孔辉汽车17.07%股权、新源动力17.86%股权等多项资产。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上述系列并购的交易金额接近30亿元。借助投建并购等,南都电源完成了产业布局,其主要产品包含锂离子电池及系统、铅蓄电池及系统、燃料电池及铅、锂资源再生产品的研发、制造、销售及服务。

然而,如此大规模产业布局,在经营业绩方面并没有明显反映。2015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2.03亿元、3.29亿元、3.81亿元、2.42亿元、3.69亿元,对应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71亿元、2.68亿元、2.66亿元、1.22亿元、0.99亿元,波动较为明显。

在这期间,华铂科技净利润实际数为4.08亿元、4.41亿元、3.94亿元,第一年勉强兑现承诺,后两年均爽约,整体业绩实现率为75.33%。另一并购标的智行鸿远的经营业绩也未达标。

2020年开始,南都电源的经营业绩日益糟糕。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2.60亿元,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同比增长13.89%,但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1亿元、-7.82亿元,同比下降176.23%、893.55%。2021年,营业收入续增长至118.48亿元,同比增长15.48%,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1.75亿元、-11.33亿元,同比均为大幅下降。

针对2021年的大幅亏损,南都电源解释,锂电产品原材料辅材价格大幅上涨,市场竞争激烈,产品成本增长不能有效传递。民用铅酸业务受市场竞争影响,普通民用铅酸电池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受全球疫情影响,海外市场产品交付受到影响,海运价格大幅上涨,市场销售额远低于预期。同时公司产能利用率不达预期,产品制造成本有所提高,增加了亏损。此外,过往投资的部分用户侧储能电站运行收益持续不达预期,资产处置损失金额约1.6亿元左右。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存货跌价、坏账准备等合计3.17亿元。

而在2020年,公司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合计也超过4亿元。

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亏损,合计亏损14.56亿元。

不可否认,连续亏损,是南都电源的并购之殇。不只是经营业绩,公司还承受着巨大的财务压力。

截至2021年9月底,南都电源资产负债率为59.66%,为2010年上市以来的新高。期末,公司长短期债务合计为53.68亿元,而账面货币资金只有6.64亿元(含受限资金)。

卖子,除了止损外,回血缓解财务压力,显然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南都电源该如何突围?值得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关婧)

来源:工业网
编辑:夏冰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