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雨虹业绩14年首降市值蒸发800亿192亿应收高悬现金流锐减116亿

李卫国回来灭火了!最近,这句话在市场上广为流传。

东方雨虹的日子真的很难今年第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双双下滑这是东方雨虹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双底表现

相应的,东方雨虹的资金压力也很大到今年9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42.5亿元,对应的短期债务近72亿元

异常高的应收账款引起了广泛关注到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超过151亿元,增加约42亿元前三季度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116.32亿元

东方雨虹主要从事建筑防水材料的研发,生产,销售和防水工程施工,下游客户主要在房地产等行业受行业环境影响,房地产行业仍处于低迷状态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信用减值损失6.3亿元

二级市场上,自去年6月以来,东方雨虹市值蒸发超800亿元。

净收入首次下降。

房地产行业依然低迷,东方雨虹经营面临压力。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东方雨虹实现营业收入233.79亿元,同比增长3.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5.2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8.20%和38.34%

这是东方雨虹最黑暗的时刻。

得益于大基建红利,2008年,东方雨虹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从此公司一路扩张2008年至2021年,东方雨虹总资产从6.6亿元飙升至497.33亿元,累计增长74.35倍

在此期间,东方雨虹的经营业绩实现了快速增长2008年,上市第一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12亿元和净利润0.44亿元经过13年的不间断增长,到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将达到319.34亿元,累计增长近44倍同期,公司净利润也持续快速增长除2011年增速略低外,其他年份同比增速均超过20%2021年,其净利润为42.05亿元,较2008年增长约94倍

基于经营业绩的持续快速增长,东方雨虹被市场称为防水毛。

东方雨虹是一家集防水材料研发,制造,销售,施工服务于一体的防水系统服务商,与房地产息息相关最近几年来,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市场深度调控,行业整体承压一些一直在大举扩张的房企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

但在2020年和2021年,东方雨虹的经营业绩仍然实现了快速增长近两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17.3亿元和319.34亿元,同比增长19.70%和46.96%,持续高速增长,再创新高同期公司净利润33.89亿元和42.05亿元,同比增长64.03%和24.07%,同样是高速增长,与营业收入基本匹配

最近几年来,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与其净利润基本持平,说明公司净利润高速增长,这是由于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的持续提升。

有了这样的成绩,市场一度认为东方雨虹不怕房地产市场调控。

可是,该来的已经来了,只是晚了。

今年前三季度,东方雨虹的净利润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下滑,扣非后净利润也同比下降38.34%,说明净利润下降是因为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下降。

其中,二,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第三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滑4.51%和39.65%纵观东方雨虹自2008年上市以来的单季表现,也是营收净利润首次下降

在二级市场上,东方雨虹的表现也出现了逆转从历次复权来看,2018年10月,公司股价跌至5.91元/股日前,股价达到63.84元/股,累计上涨9.8倍日前,股价掉头向下,到今年11月21日,股价为30.65元/股,累计跌幅超过50%期间股价一度跌至22.61元/股,最大跌幅达64.58%

市值方面,东方雨虹去年6月最高市值为1611.32亿元,今年11月21日为772.31亿元,缩水超800亿元。

应收账款超150亿,埋下隐患

净利润下滑是东方雨虹风险爆发的前兆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可能会导致危机

今年前三季度,东方雨虹在营业收入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为何出现下滑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是坏账损失准备金

前三季度东方雨虹计提的坏账损失为6.3亿元,主要来自其他应收款和应收账款的坏账损失去年同期,其坏账损失为4.39亿元由于去年第四季度计提的坏账损失转回1.88亿元,全年坏账损失为2.51亿元今年第四季度,坏账损失是否会出现逆转还不确定,是否会出现新的坏账也很难预测

东方雨虹应收账款畸高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应收账款151.4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09.23亿元增加42.26亿元,增幅达38.69%,远超当期营业收入增速同期公司应收账款融资16.99亿元,去年为7.05亿元

最近几年来,东方雨虹的应收账款迅速增加以三季度末为参照,2013年至2015年不足20亿元,2016年至2019年分别为29.85亿元,44.27亿元,51.71亿元和65.60亿元,其中2019年三季度末同比增幅最大,为13.89亿元2020年三季度末至2021年三季度末,同比分别增加17.3亿元和26.33亿元,大幅高于往年今年前三季度呈现爆发势头

对应的应付账款在2020年和2022年三季度末分别为32.82亿元,33.30亿元和37.48亿元,并未大幅增加。

此外,公司其他应收款40.66亿元,同比略有增长其他应收款主要是工程保证金,保证金,工程贷款,备用金等

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统称为应收账款今年9月底,东方雨虹应收账款达到192.15亿元,为历史最高

大量应收账款没有收回,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净利润不实毕竟这些应收账款能否全部收回还是未知数

应收账款高企的隐患在于经营性现金流的净流出是实质性的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79.63亿元,2020年和2021年同期分别净流出9.08亿元和62.84亿元

经营活动现金流量的大量净流出影响了偿付能力。

表面上看,基于巨额应收账款,东方雨虹的资产负债率并不高,今年9月末为45.16%但是,公司其实资金压力很大到今年9月底,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42.51亿元,对应的短期债务为71.94亿元,偿债缺口约为30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116.32亿元。

现金流大减,应收账款催收不畅,东方雨虹风险隐现。

面对经营和财务的双重压力,李卫国推动东方雨虹产业转型,选择发展工业建筑,能源建筑,轨道交通,民生工程等非住房业务,减缓房地产业务对企业的冲击。

日前,东方雨虹发布公告,拟以2880万元出资1980万元购买兴发雷克萨斯交易完成后,东方雨虹将持有兴发雷克萨斯60%的股权公司以此为契机,横向拓展到以硅酮密封胶为代表的细分产品领域,培育新的业务增长点

此外,李卫国还与央企,国企合作降低风险今年年初,东方雨虹出资20亿元与中建三局成立合资公司日前,公司出资12亿元与福州产投公司成立合资公司

压力之下,李灿卫国力挽狂澜。

来源:金融界
编辑:张璠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

  • 相关推荐